代孕要注意什么-宏源药业财务内控问题频现,审计机构曾被罚没800万元

代孕要注意什么?咨询国内代孕神州中泰助孕電/威-同号【188-2888-8822】.代孕包成功.三代试管包性别.包男孩.龙凤胎.零付款抱到宝宝再付款.给您一个圆满的家庭

来源|时代商学院

作者|孙沐霖

编辑|徐墨

曾因财务内控问题IPO折戟,而今,湖北省宏源药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源药业”)二闯IPO似乎依旧“顽疾难改”。

8月26日,这家化学药企即将上会接受审核,拟登陆创业板。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宏源药业曾因财务内控不规范问题被采取监管措施及出具警示函。报告期内(2019年至2021年),宏源药业仍存在无真实交易背景转贷、2.5亿元巨额关联资金拆借等情形。与此同时,其审计机构及经办注册会计师均存在被监管处罚的“黑历史”,其执业质量存疑。

财务内控问题频现

二度上会的宏源药业,仍存在诸多财务内控问题。

宏源药业成立于2002年,主要从事有机化学原料、医药中间体、原料药及医药制剂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为乙二醛、乙醛酸、甲硝唑、鸟嘌呤等。2010年起,宏源药业与武汉大学联合开发出六氟磷酸锂产品,开始涉足新能源电池领域。

这并非宏源药业首次冲击IPO。2016年,宏源药业曾申报上交所主板上市,但以失败告终。

事实上,宏源药业2016年申报IPO时,就已暴露出其财务内控不规范的问题。

2014年11月4日,宏源药业成功在新三板挂牌,证券代码为“831265”。

2016年9月13日,由于2015年开具7900万元无真实交易背景的票据,且未在2015年半年报中如实披露相应事项,宏源药业被股转公司采取约见谈话和责令改正自律监管措施。

无独有偶,2017年10月10日,因在申请上交所主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过程中,成本核算不规范,财务会计基础薄弱,留存危险废弃物处置不符合相关法律要求且未披露由此产生的处置费用对经营成果的影响,宏源药业被证监会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督管理措施。

然而,此次申报创业板IPO,宏源药业仍存在较多财务内控不规范的问题。

楚天舒药业是宏源药业持股29%的参股公司。2018年1-5月,楚天舒药业将1260万元借款资金采用受托支付方式汇入供应商,并由供应商将上述借款资金再转回楚天舒药业,构成无真实交易背景的转贷。

此外,宏源药业存在诸多关联交易,包括大额关联方资金拆借。中蓝宏源是宏源药业的另一家参股公司。2019年、2020年宏源药业共向中蓝宏源拆出资金2.49亿元,分别确认2019年、2020年利息收入372.03万元、433.21万元。

宏源药业的财务内控问题也成为深交所关注的重点。在问询函中,深交所要求宏源药业说明报告期内的财务内部控制不规范情形是否构成对内部控制有效性的重大不利影响,整改后的内部控制是否已合理、正常运行并持续有效。

审计机构报告期内遭罚没800万元

宏源药业前次上交所主板IPO聘请的审计机构为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本次创业板IPO,其审计机构更换为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简称“中审众环”)。

值得注意的是,中审众环的执业质量似乎并不高。

2021年8月30日,中审众环收到湖北证监局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该决定书指明中审众环所涉具体违法事实是,其在为凯迪生态2016年年度报告提供审计服务过程中未勤勉尽责,出具的审计报告存在虚假记载。

因此,湖北证监局没收中审众环审计业务收入400万元,处以400万元的罚款,并对审计报告签字注册会计师汤家俊、彭聪给予警告,分别处以5万元罚款。

虽然汤家俊、彭聪并非宏源药业此次IPO的经办注册会计师,其经办注册会计师为范桂铭、杨云。但是,范桂铭在报告期内也曾受到监管处罚。

2019年11月,湖北证监局对范桂铭、方正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主要原因在于范桂铭、方正执业的高升控股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年报审计项目存在四大问题,包括未对专家工作涉及的重要数据、测算过程及形成结果等进行恰当评价;未考虑评估机构出具的是估值报告,未恰当评价专家工作;部分函证程序不完善;部分审计底稿不完善。

如此看来,宏源药业的审计机构中审众环及其经办会计师的执业质量存疑。宏源药业为何会选择中审众环作为其审计机构?

值得一提的是,中审众环也是宏源药业财务负责人曾科峰的老东家,曾科峰曾在中审众环担任业务经理。

财务内控问题是宏源药业的“顽疾”,其审计机构的执业质量似乎也不高,宏源药业二闯IPO能否顺利过会?

转载请注明出处今事助孕 » 代孕要注意什么-肯定会有着极为重要的帮助